筆趣閣 > 奇幻小說 > 第一序列 > 381、178要塞!

381、178要塞!

  當任小粟遠遠看到178壁壘的時候,他忽然被震撼到了。

  這座壁壘與他看到的任何一座壁壘都不同,那巍峨而又滄桑的壁壘上滿是傷痕,甚至還有大片的補缺痕跡,仿佛這座壁壘早就經歷過多次崩塌又重建一般。

  一次又一次的厄運來臨與離去,而它卻始終屹立在這里。

  以往的那些壁壘雖然也有歲月的痕跡,但壁壘墻體并沒有受過重創,所以看起來非常整齊。

  可178壁壘的墻體不同,任小粟第一眼看去,忽然覺得這面墻像是有著堅韌生命一般。

  他也忽然有些理解,為何有人要管178壁壘叫做要塞了。

  這是真正為戰爭而建的要塞級壁壘,比以往任何一座壁壘都更加注重防御功能。

  周應龍驕傲道:“我們都管這里叫178要塞,跟外面那些弱不禁風壁壘不一樣!”

  任小粟站在178要塞巍峨的圍墻之下,高墻之上則是荷槍實彈的軍人正在警戒,只是因為他們與張景林一同到來,所以墻上的軍人并沒有示警。

  按照許顯楚所說,但凡是不明來歷的人員,都很難靠近這座壁壘,他當初如果沒有任小粟的推薦信,是不可能進來的。

  任小粟忽然問道:“之前我還給一些人寫過推薦信,他們來178要塞了嗎?”

  許顯楚搖搖頭:“沒有。”

  “看來他們也出意外了,”任小粟嘆息道。

  此時,任小粟從墻體上摳下來一枚子彈:“墻體上為何會有子彈?”

  建造178要塞當然是為防御敵人,可在任小粟的印象里,大家一直在說178要塞是為了防御野獸。

  大家都在說內陸野獸少,是因為人類曾將野獸趕到了壁壘圈外,而178要塞矗立在西北,就是為了防止大量恐怖野獸入侵。

  可這墻體上的子彈該如何解釋,這分明是外敵用槍械打在墻上留下的吧。

  只有人類才會使用槍械。

  許顯楚笑道:“以后你就會明白了,熱武器時代,人類真正的敵人,只有人類自己。”

  這句話任小粟有些耳熟,有個叫做安御前的圖書管理員也曾說過同樣的話語。

  只不過,安御前的意思是科學的不可控,會讓人類創造出自己無法掌握的力量。

  而許顯楚的意思更直白,178要塞的敵人,是人類。

  178要塞的厚重閘門慢慢抬了起來,那轟隆隆的聲響,猶如有巨龍在壁壘之中咆哮著。

  一行人走進去,赫然發現這178要塞里的模樣雖破舊,卻異常整齊干凈。

  原本任小粟以為,一群西北大漢居住的地方,應該很臟亂差呢,結果并不是這樣。

  進入閘門所在的那條長長街道,盡頭便能看到一口巨大的銅鐘高懸在一座塔樓之上。

  許顯楚對任小粟介紹道:“這鐘跟咱們以前的壁壘也不太一樣,其他壁壘的鐘用來報時,178要塞的鐘只有在示警的時候才會敲響,等到鐘聲響起的時候,軍中所有人都要準備死戰了。”

  “上一次鐘聲響起是什么時候?”任小粟好奇道。

  “十六年前,”許顯楚感慨道:“遺憾沒有見到那一幕場景,咱們內陸很多人甚至都不曾知道這里發生過戰爭,178要塞就像是一堵墻,把危險與黑暗都擋在了墻外。”

  街上百姓不少,大家都穿著粗布衣服,店鋪的門口也很少見到霓虹燈,路上幾乎沒什么私家車輛,偶爾會有軍用越野穿行而過。

  王圣茵好奇道:“你們這里看起來好原始。”

  許顯楚說道:“電力不足,外圍新的發電廠正在建設,但178要塞里人才不足,建設的很慢。之前也有過一個大發電站,但戰爭中被人為摧毀了。”

  “資源好像也并不是很充足,”王圣茵說道:“西北挺適合種植棉花的,光照充足,雪山水源和地下水也充足,怎么不多種點棉花呢?”

  許顯楚看了她一眼說道:“得先吃飽飯才行。”

  任小粟看著178要塞里的景象,說實話確實有點寒酸,但不知道為何,他在這里感覺要比在其他壁壘里舒服許多。

  街上行人看到張景林所在的車隊經過時,也沒有刻意的巴結,反倒像是老朋友一樣打了聲招呼,然后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  許顯楚看了任小粟一眼:“小粟,你那個黑藥能量產么,咱這邊冬天有人凍傷了,凍瘡一直好不了,而且打仗所需的藥品一直緊缺,若是能有你那個黑藥,對咱這178要塞可是天大的好消息。”

  此前任小粟在集鎮上成為醫生的事情,許顯楚也是聽聞過的,張景林也同樣知道此事。

  任小粟搖搖頭:“沒法量產的。”

  許顯楚有些失望:“沒事,等商路打開了,可以找中原人買藥。”

  這178要塞缺的可不僅僅是藥了,還有衣物、糧食等等,打開商路這件事情對于回歸178要塞的張景林來說,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  張景林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將178要塞里的亂象逐一肅清,如今是該考慮要塞的發展事宜了。

  許顯楚將任小粟他們安排在一棟小樓里:“這是我們的招待所了,有點簡陋哈不要嫌棄。”

  任小粟搖搖頭:“已經很不錯了。”

  王圣知和王圣茵他們可能沒有住過這么破的房子,但任小粟連窩棚都住過,當然不會在意這個。

  這時許顯楚有點不好意思道:“小粟,你傷口沒好,我去軍需處給你申請點藥物,不過現在要塞的藥物太緊缺了,不一定能申請到……”

  任小粟笑著說道:“沒事,我還帶了一些黑藥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那就好,”許顯楚搓著手笑道:“那你黑藥還有多余的嗎,那個……”

  許顯楚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,他手下有個士兵之前訓練時受傷了,傷口到現在還不能愈合,軍需處其實早就沒有藥品了,所以只能硬扛。可任小粟剛來,自己沒給人家照顧好就算了,竟然還開口找人家要東西,這算哪門子事嘛。

  卻見任小粟將一個小瓷瓶塞進許顯楚手里:“不用客氣。”

  當初許顯楚最窮困潦倒的時候還愿意把僅剩的半個窩頭給自己,那任小粟對許顯楚也不會小氣。

  ……

  感謝三十而立1984、坑爹的寂寞兩位同學成為本書新盟主

冰穴电子
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 二四六天天好资料大全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的中奖号 邮政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最有信誉的提现棋牌 广西快乐10分助手 查福建36选7走势图 足球比分188 宁夏11选5前三直遗漏 个人投资稳定理财产品 黑龙江省体彩11选5 大地棋牌下载安装 福彩25选7期开奖结果 海南麻将高手打法 股票上市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