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全球高武 > 第1329章 等待时机

第1329章 等待时机

  “老朽没意见!”

  此刻,神皇答应了。

  给道树!

  原本送道树进来,就是他的计划之一,现在虽然有了点意外因素掺杂进去,不过最终种子归道树,他也能接受。

  神皇没意见,灵皇没吭声,东皇也保持了沉默。

  显然,三位皇者都答应了。

  道树此刻再?#28982;?#20026;人形,哪怕破九,此刻也是掩不住的激动。

  证道!

  “多?#30343;?#23562;成全,谢过二?#30343;?#21460;!”

  道树微微躬身,灵皇冷笑一声,东皇微微点头,含笑不语。

  三皇答应了,加上道树,还有天帝,?#35828;?#26080;?#23567;?/p>

  至于西皇他们,同意还是不同意,有用吗?

  ……

  就在各方答应的同时,道树正要破空去取种子,有人笑呵呵道?#39608;?#24685;喜道树皇了!不,道皇如何?不好,树皇?妖皇?”

  方平站了出来,拱手作揖,笑道?#39608;?#36825;都要成皇了,什么皇号好呢?”

  方平好像?#34892;?#22836;疼,“要不还是叫精皇吧,妖精的精如何?”

  ?#21834;?/p>

  道树冷冷看着方平,事到如今,难道方平还想出幺蛾子不成?

  空中,天帝也在看方平。

  看了一会,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。

  “此代种子?”

  天帝?#25509;?#19968;声,又看了看那边的张涛,微微凝眉,不知?#32769;?#21040;了什么。

  方平倒是不?#20445;行?#22909;奇,笑道?#39608;?#31181;子?复生之种?我是复生之种?”

  天帝不语。

  那边,神皇淡淡道?#39608;?#27492;种子非彼种子,或者你可以理解为你们口中的天命之子,而天命,便是复生之种。”

  方平了然,“种子的儿子?#21051;?#23376;的意思?我还有这?#21019;?#26469;头?真不简单!”

  方平好像?#34892;?#33258;恋。

  三界都在?#27492;?#34920;演。

  有人露出玩味的笑容,有人皱眉不语。

  当然,没什么意外之色。

  方平?#30343;?#22825;命之子,谁才是?

  这一代,之前他们觉得是张涛,可如今看来,就是方平。

  方平好像想到了什么,奇怪道?#39608;?#25105;是此代天命之子,你天帝难道是上一代的天命之子?#31354;?#20040;说,咱俩是哥们?”

  ?#21834;?/p>

  胆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方平!

  神皇这些人都是凝眉不语,方平笑的玩味,“九皇是我师侄,道树是我徒孙……道树,要不叫一声爷爷听听?”

  道树气机勃发,方平身前轰隆一声传出爆鸣。

  到了这地步,方平还如此出言不逊,真以为镇天王可以保住他不成?

  “别动手动脚的,我可是天命之子,我死了,谁来牵引种子出来?”

  方平懒洋洋道?#39608;?#24736;着点,我才是你们的救命稻草,干嘛呢!杀了我,也不看看其他人答应不答应?”

  道树冷笑一声,冷冷道?#39608;?#20320;死了,三界还是三界,没有你,还有下一人!”

  方平高估他自己了!

  方平就算死了,还会有人站出来,继承这一切的。

  当然,可能时间会有一些拖延。

  然而,这么多年都等了,真要再等几十年,又能如何?

  方平崛起,也没花多少年。

  难道几年都等不得?

  当然,若是方平不找死,这些皇者也不会特意去杀他。

  方平叹了口气,看向天帝,没理会道树,缓缓道?#39608;?#20320;是天帝,是九皇之师,虽然?#30343;?#25237;影,可应该知道的比九皇更多。

 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可以吗?”

  天帝看着他,沉默片刻,轻声道?#39608;?#20320;问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,有人可以演化出新三界出来吗?”

  方平看向四周的天界,想了想道?#39608;?#23601;是这种,如你演化的天界这样,但是比这个更真实。”

  天帝皱眉,那边,几位皇者也是?#25104;?#24494;变。

  神皇看向方平,不等天帝开口,忽然笑道?#39608;?#28436;化世界……?#30340;?#19981;难!有种子的力量帮忙,是可以做到的!

  如同?#35828;兀说?#30340;种子投影,并非很强,当然,?#38405;?#20204;而言,已经极强。

  种子,这数万年来,投影过多次。

  第一次,应该是四万年前左右,为初武显化。

  第二次,三万年前左右,为本源显化。

  第三次,也差不多在三万年前,被人捕捉到了一丝痕迹,可能是找到了真身所在,真身遁走,留下了投影。

  这里,应该是第四次,仙源铸造成功之后,破坏了一些规则,?#35828;?#20986;现了投影。”

  神皇缓缓道?#39608;?#27599;一次,种子的力量都是不同的!?#35828;?#34394;幻,唯有十三关演化真实一些,天界比较虚幻,若是种子力量足够,天界?#37096;?#28436;化的如同十三关。

  到了那时,真假难辨,真真假假,非皇有几人能分清?”

  方平这些人,也就知道这地方是假的。

  否则,那些皇者的投影出现,他们就能辨别真?#20445;?/p>

  方平点点头,又看向天帝,天帝?#37096;?#30528;方平,缓缓道?#39608;?#20320;见过这样的世界?”

  方平一听这话,?#34892;?#24494;微震动。

  天帝是记忆不多,还是真的和自己无关?

  镇天王说,天帝也许打着让自己填坑的主意,?#19978;?#22312;,天帝却是在问,自己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世界。

  是投影不知,还是天帝在装?

  又或者说,自己就?#30343;?#22825;帝的手脚?

  那一方世界,前世的地球,可能是有人借用种子的力量,演化了一个地球出来。

  按照灭武之后的地球演化而来?

  八千年前……

  八千年前天界破灭,人间灭法,若是武道彻底在人间破灭,那是否真的会演变成后来的地球?

  至于阳城、华国、地球……甚至两个世界都有方平,可能是发展的必然轨迹。

  若是有人按照八千年前的人间状况,原封不动地去演化一个灭武的世界,也许真的会发展成方平所看到的地球模样。

  方平若有所思。

  种子的力量!

  ?#32531;?#20043;人,可能并非完全靠他自己,而是借用了一些种子力量,才做到了这一?#23567;?/p>

  若是如此的话……?#32531;?#20043;人可能并不一定要多强。

  皇者都可以做到!

  无非是借用种子的力量,又?#30343;?#30343;者自?#21621;?#33258;出力去演化一方大世界。

  真要这样,怀疑的目标反而更多了。

  不过灭天帝说过,三帝的能量可能被方平借用了。

  想到这,方平没有回答天帝的话,又道?#39608;?#19977;帝是?#30343;?#30495;的死了?谁杀的?#21487;?#20102;他们之后,谁夺取了他们的遗骸?”

  天帝深深看了他一眼,微微凝眉,没有回话。

  方平的一些话,让他陷入了一些回忆?#23567;?/p>

  世界……演化世界……

  这不该是方平去想的。

  除非,他见过!

  三万年前,阳神演化世界,想重造三界,打造新的阳间,阳神在新阳间开辟属于他自己的道,成为阳间的创世神。

  那一次,天帝出手击溃了他。

  因为重铸三界,?#19981;?#25277;离三界力量,所以天帝阻止了。

  可那是三万年前的事了,很久很久了!

  那方世界,也被他击溃了。

  方平,难道见过阳神,或者曾去过那方世界?

  那方世界虽然被击溃,也许还有一些残留,方平看到的是那个残破的世界?

  天帝陷入了?#20102;賈小?/p>

  阳神这万年来,几乎不怎么现身,难道还没放弃,依旧在暗中持续?

  可种子投影的力量,已经溃散,除非阳神?#32456;?#21040;了一处种子投影所在!

  而?#19968;?#24517;须要比这里?#30475;螅看?#35768;多才行!

  这地方,只能足够破九证道皇者。

  而演化世界的能量,?#30343;?#30772;九证道皇者的力量就足够的,起码十倍百倍的力量!

  强者们都陷入了?#20102;賈小?/p>

  ?#34892;?#20107;,大家?#34892;?#20102;解,?#34892;?#20107;,未必知道的那么清楚。

  方平的问题,对他们而言,也是一个求知的问题。

  神皇看向方平,淡笑道?#39608;?#19977;帝是?#30343;?#30495;死了,谁也不清楚!到了这等?#36784;紓?#35841;也不敢说他们真的彻底覆灭了。”

  方平笑道?#39608;?#37027;是谁杀的呢?”

  神皇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  方?#25509;?#36947;?#39608;?#31070;皇大人出手杀的?”

  神皇还是沉默。

  道树却是不?#22836;?#20102;,他现在迫不及待地要去摘取种子,破九证道,迟则生变,哪有时间?#22836;?#24179;说这些。

  没再理会方平,道树腾空就要去种子那边。

  而方平,也是瞬间腾空,一拳轰出!

  道树原本不愿意搭理,此刻方平忽然出拳,道树?#34892;?#24700;火,俯身一掌拍下,?#34892;?#24864;怒,“方平,莫要自寻死路!”

  神皇这几位,?#37096;?#30528;方平,都是凝眉不语。

  方平见道树不再前往种子那边,笑道?#39608;?#36947;树前辈,我们这些人好不容易来这一趟,打生打死的,这种子这?#21019;螅?#22810;少要分我们一些吧?

  你们又让我们干活,又不给我们吃点草,还要我们挤奶,是?#30343;?#22826;残忍了?”

  道树?#25104;?#20912;寒,“方平,你非要寻死?”

  方平不理他,看向不远处被天帝击败,?#34892;?#39059;然的冥神,好像已经绝望。

  方平叹息一声,指了指冥神,“你们看看,冥神好歹也是你们的老前辈,不就是想喝点奶吗?种子这?#21019;螅?#20998;他一点不行吗?结果……你们多残忍!

  我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!

  初武也不容易,一群老前辈,活到现在的也没多少了。

  开创了武道的存在,虽然杀苍猫,让我?#34892;?#21388;烦,可怎么着也对武道有巨大的贡献,就不能给点甜头?”

  冥神看向方平,眼神不再光亮,?#34892;?#28784;暗。

  被天帝投影镇压,夺取种子失败,对他而言,是莫大的打击。

  而今,天帝和各方更是达成一致,让道树证道。

  此行,对初武而言,已经失败。

  方平的话,在冥神看来,更像是奚落嘲讽之语。

  冥神看向方平,?#34892;?#24604;悯。

  是的,怜悯。

  初武败了!

  然而你方平,还能一直如此霸道下去吗?

  你真的以为人族还有出路吗?

  人族,只会比初武更惨!

  凄笑一声,同命相怜罢了!

  方平现在高调,不久的将来,也许比他更惨,更痛苦。

  “认命吗?”

  耳边,传来方?#25509;?#24189;的声音。

  冥神看着他,眼神微微?#20102;?#20102;一下。

  “我不认命!”

  方平?#31508;?#21069;方的道树,没看冥神,好像是在对自己说,也好像是在?#22312;?#31070;说,对三界说。

  “命这个东西……我不信!我只相信自己!”

  “人力可定天!”

  “一切的不公,不满,不平,只因为你不够强!”

  “当你足够强,你便可以推翻一切,主宰自己的命运,而?#30343;?#26399;待别人去怜悯你!”

  方平说话间,气血渐渐溢散,这一刻,空中,升起了一轮曜日。

  道树?#25104;?#20912;寒,方平要阻自己!

  冥神眼神一亮,微微移动几步,方平要出手?

  那他可以?#22836;?#24179;联手,?#19981;?#36947;树!

  当然,结果必?#30343;?#22833;败的。

  “我不信命!”

  方平声音撼天动地!

  “命运在自己?#31181;校 ?/p>

  方平?#31181;?#20986;现一柄长刀,朗声笑道?#39608;?#26426;缘,未来,都是自己一刀一枪拼来的!”

  “谁能定夺我的未来?”

  “天帝也不行!”

  铿锵有力!

  “种子,我要了!”

  “你拿,问过我没有?”

  方平呵斥!

  声震天地。

  道树冷笑一声,冥顽不灵!

  “问过我没有?”

  方平再次暴喝!

  轰隆!

  气血燃烧,原力碎空,长刀指向道树,指向天帝!

  “你们,算个球!”

  方平大笑,“轮得到你们来定夺归属?可笑!”

  “找死!”

  道树不愿再等,低喝一声,一根晶莹剔透的触须,穿透虚空,直奔方平而去。

  嗡!

  长刀斩下,快不可见!

  虚空微微一颤,喀嚓……断裂声响起。

  四方皆寂!

  砰!

  一根根须,彻底断裂。

  道树变色,这一击,虽?#30343;?#20840;力,可对付破八,哪怕方平可挡,也绝不能斩断他的根须。

  方平……比预期的更强!

  ……

  下方。

  镇天王苦笑一声,微微摇头,缓缓踏空而起,看向众人,最终,看向灵皇,笑道?#39608;?#28789;,多年不见,还是和老夫聊聊天吧!”

  灵皇皱眉,看向上空的道树?#22836;?#24179;,冷冷道?#39608;?#38215;,你以为他可以匹敌道树?”

  “试试吧。”

  镇天王笑了,这一次极为绅士,微微躬身,施礼道?#39608;?#37027;边请!”

  灵皇冷笑一声,踏空而行,瞬间,两人出现在虚天界一处山头上。

  上空,道树笑了。

  方平居然要阻拦他,而?#19968;?#35201;阻拦其他各方强者,他以为他是谁?

  道树不急着动手了。

  他也想看看,这些人会如何抉择。

  ……

  铸神使这些人对视一眼,铸神使看向天狗几位,龇牙笑道?#39608;?#26446;老鬼爆发了,方平都在爆种,诸位,我们好像有点弱啊!”

  是有点弱了。

  哪怕他和天狗、石破几位联手,恐怕也无法匹敌一位破九。

  “哎,关键时刻还得看老子的!”

  铸神使无奈,下一刻,身边,出现数十道身影。

  “神枪在此!”

  “神刀在此!”

  “神棍在此!”

  ?#21834;?/p>

  数十道分身呈现,都很强,而且?#27492;?#36824;用生命力重铸过。

  铸神使叹息道?#39608;?#36825;次,不知道要死多少分身,老子的无敌之路啊!哎!”

  天狗龇?#28291;?#29273;齿雪白,不再金黄,寒光凌厉,嗤笑道?#39608;?#24223;话什么,干这种大事,本帝最?#19981;丁?/p>

  说着,咬牙道?#39608;?#22825;帝?老子才是!一真一假,那个才是假的,走,去会会他!”

  铸神使无奈道?#39608;?#35745;划可?#30343;?#36825;样的……”

  “都一个样!”

  天狗才?#24651;?#35828;什么,迅速破空,直奔天帝而起。

  铸神使无奈,算了,天帝就天帝吧。

  下一刻,众人纷纷破空,朝天帝飞去。

  下方,月灵眼神变幻一阵,也没逗留,迅速跟着这些人一起破空而去。

  ……

  “诸位,到我们了!”

  鸿坤也笑了,有趣,大戏开始了。

  下一刻,鸿坤一群人破空而出。

  东皇看着他们,微微蹙眉,任由这些人围拢自己,开口道?#39608;?#20320;们觉得他有希望?”

  “试试吧!”

  鸿坤笑着,摊手道?#39608;?#19996;皇叔,请!”

  东皇看了一眼远处,淡淡道?#39608;?#21435;天阳山!”

  鸿坤没意见,离这有点远,此刻天界演化的就是东皇在天阳山讲道。

  去那看看也好!

  一群人迅速朝远处一处悬空的巨山飞去。

  ……

  神皇这边。

  假神?#24066;?#21621;呵道?#39608;榜罰?#21681;俩一体,不如去天庭之巅,找人辨个真?#20445;俊?/p>

  穹看着假神皇,笑道?#39608;?#20063;好,老朽也想看看,你到底是谁!”

  “我是你,你是我,谁赢了谁就是真的!”

  假神?#24066;?#30340;灿烂,二人一闪而逝,眨眼间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远处那处恢宏的建筑之前。

  天庭!

  ……

  正在和初武诸强纠缠的西皇,看向四方,再看看拼命纠缠自己的天臂众人,无奈道?#39608;氨净?#23601;是来看看情况,跟我斗什么!”

  天臂不理他,此刻,天臂眼神露出震撼之意。

  方平这群人,要虎口夺食!

  好大的胆子!

  这可?#30343;?#20043;前,诸皇各?#34892;?#24605;,现在在天帝的居中说和下,各方都达成了一?#38534;?/p>

  方平居然还?#39029;?#25163;!

  看着上空颓然的冥神,天臂咬?#28291;?#20302;喝道?#39608;暗?#20303;西皇,决不?#24066;?#20182;插手!”

  幻?#25512;?#20182;初武诸强,纷纷气机爆发!

  挡住西皇!

  西皇这边,才是变数。

  至于方平和冥神,能否匹敌道树,大家不抱希望,明知道可能性不大,可众人依?#19978;?#26395;哪怕无法战胜道树,也要让道树失败!

  ……

  张涛,铁头破空而起,很快站到了方平身后。

  冥神也是持镰刀而来,?#22836;?#24179;一前一后,挡住了道树的去路。

  道树看向这些人,笑了。

  就这?

  冥神,方平,两位破八,哪怕都是破八巅峰。

  加一个破七,和一位锻造了玉?#29301;?#21364;是连破六都不到的人,可以阻拦他?

  那也太小?#27492;?#36947;树了!

  ?#35828;兀?#36947;树最强!

  不管是神皇还是天帝,一个分身,一个投影,真要和他?#30343;鄭?#24656;怕耗不过他。

  这俩位,都是破八中的顶级强者,方平比预期的更强一些。

  可这样的阵容,拖延一位破九分身还有戏,想拖住他?

  这就是方平的?#26102;荊?/p>

  “不错,本座也没想到,此刻这些人居然还愿意陪你一起胡闹……”

  道树夸赞了一句。

  很不错!

  到了这地步,还有人愿意?#22836;?#24179;一起冒?#30504;?#36229;出他的预料。

  可就这样的实力,阻拦他?

  方平是?#30343;?#22826;小看自己了,高估他自己了?

  “那这样呢?”

  方平气机一变,下一刻,老张和铁头瞬间融入了他身体中,方平体型壮大了一些,身体外,帝铠浮现。

  原本,方平气血爆发就高达3500万卡。

  这一刻,再次有了提升,接近了3700万卡。

  手持平乱刀,还有一些?#40839;?#36825;时候的方平,虽?#21019;?#21040;破九,却是无限接近了!

  道树看着他,笑道?#39608;?#23601;是如此吗?”

  “不够吗?”

  方平笑呵呵道?#39608;?#27668;血多少?#30343;?#20851;键,上下差个几百万卡,其实也不算什么。”

  后方,冥神?#34892;?#21497;息,说的简单,还是差距很大的。

  方平……?#19978;?#20102;!

  若是初武这边不被西?#39318;?#25318;的话,和上?#25105;?#26679;,融入方平,方平恐怕可以达到破九!

  而方平不急不躁,又道?#39608;?#20901;神,你精神力多少?”

  冥神见方平打起了自己的主意,叹息道?#39608;?#21644;你相当。”

  他虽是肉身一道的强者,可活的太久,精神力也不算弱,虽没达到?#26102;?#30340;地步,可?#22836;?#24179;应该差不多,可能都到了极限了。

  “差一步?#26432;洌俊?/p>

  冥神微微点头。

  “要不别反抗,试试如何?”

  方平笑道?#39608;?#20854;实我不放?#21738;悖?#24597;你给我捅刀子,可我更讨厌这棵树,你要不和我合体试试?别捅我刀子就?#23567;!?/p>

  冥神看着他,道树却是盯着方平看,没有理会冥神,看了一会,道树好像发现了什么,淡漠道?#39608;?#24378;行合体,如同合击战法……?#19978;В?#26080;法持久!

  纵然破九,也不会气血顺畅,事后反而会元气大伤。

  你要合体,?#39029;?#20840;你,刚好,一劳永逸,不用遭受你们这些蝼蚁的袭扰!”

  一位无法持久的破九,一位自身破九的强者,那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到时候,击溃了方平,冥神都会元气大伤,一劳永逸!

  “道树前辈真的高风亮节!冥神,试试吗?”

  冥神看向方平,心中发狠,这可是真的把命赌在了方平身上,一咬?#28291;?#20901;神迅速冲向方平。

  方平尝试了一下,笑了。

  冥神精神力没他高!

  也是,他99999?#30504;?#24046;1赫?#26102;洌?#20901;神就算高达9万?#30504;?#37027;也是可?#36234;?#34892;合体的。

  下一刻,冥神瞬间融入帝铠,头颅出现在帝铠胸口处。

  方平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变化!

  3900万,4000万……

  冥神太强了!

  哪怕融合之后,能提供给方平的?#40839;皇?#22826;多,此刻,依旧让方平有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左手持冥神镰刀,右手持平乱刀。

  这一刻的方平,感受到了力量,巨大的力量,破九的力量!

  轰!

  道树动了。

  他好像就是在等待这样的机会,方平刚提升力量,对力?#31354;?#25511;不足,还未必有之前?#30475;蟆?/p>

  现在,就是机会!

  最好的机会!

  虚空中,无数根须如同利剑,万剑齐发,朝方平飙射而来。

  方平破碎虚空,稍微避让一些,却是依旧无法完全避开,砰砰砰!

  帝铠之上,冒出一阵火光!

  道树冷笑一声,“强行破九,可不见得有破八巅峰强,还省了我一番事!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方平一刀劈砍而下,断裂了无数根根须,笑呵呵道?#39608;?#22909;歹力量更?#30475;?#20102;!”

  “那也得你能操控!”

  道树冷笑一声,这一次,速度快的无以复加,方平还没反应过来,四面八方都是道树的虚影。

  砰砰砰!

  一连串的响声传来,帝铠都被打的凹陷了下去。

  “方平,你太天真了!”

  道树根本不惧!

  方平速度没他快,反应没他快,力量不圆融归一,再强的力量,也?#30343;前?#23376;!

  何况,持续的时间还短暂,如何和他拼?

  四面八方,攻击不断,眨眼间,方平身体内部传来一声闷哼,铁头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害,?#34892;?#25745;不住了。

  “铁头,?#31185;?#28857;!”

  方平骂了一句,此刻的他,没有燃烧大道。

  就如道树说的,力量操控不到位,速度没道树快,现在燃烧没啥用。

  他在等!

  方平在等机会,等道树放松警惕,近身的机会。

  燃烧大道,全力一搏!

  一击之下,就解决对手!

  而这,需要他能忍,方平可?#30343;?#21021;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,大战多次,一击必杀的机会,他等得起!

  “道树,我杀不了你,你能杀我吗?”

  “你陪我?#27169;?#25105;耗的起,可种子我觉得快要清醒了……清醒了,跑了那才爽!”

  ?#21834;?/p>

  方平在刺激道树,笑声撼天。

  “你能等多久?老子就是不让你成功,一旦秘境破碎,其他皇者真身赶到,会让你继续逍遥下去?做梦吧,我看是你?#20154;?#36824;是我?#20154;溃 ?/p>

  “找死!”

  道树暴怒!

  方平的确耽误了他很多时间,种子投影一旦苏醒,逃跑,秘境破碎,那什么证?#32769;?#26395;都没了!

  无数根须,愈加凌厉,从各个方向杀向方平。

  而方平,只防不攻,摆明了在耗时间。

  “来啊,我还能坚持五?#31181;櫻?#20320;继续,五?#31181;櫻?#22815;种子苏醒,秘境破碎了!”

  方平哈哈大笑!

  四方,其他强者此刻几乎都没出手,天帝那边,天狗几位,也是在拖时间,只围不攻。

  众人的希望都在方平这!

  方平不成功,一切都是空的。

  想杀破九,可?#30343;?#37027;么简单的事。

冰穴电子